樓主: @明明如月
263 3

[資料共享] 在概念史中研究馬克思主義術語  關閉 [分享]

  • 0關注
  • 11粉絲

副教授

45%

還不是VIP/貴賓

-

威望
0
論壇幣
9813 個
通用積分
0
學術水平
41 點
熱心指數
40 點
信用等級
36 點
經驗
11227 點
帖子
404
精華
2
在線時間
121 小時
注冊時間
2019-8-28
最后登錄
2019-11-1

樓主
@明明如月 在職認證  發表于 2019-10-14 19:25:09 |只看作者 |倒序
轉自:中國社會科學網

漢語中的馬克思主義術語,是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過程中逐步形成和發展的。這些術語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代化、大眾化的特征。概念史研究作為溝通社會實踐與語言文本的橋梁,有助于我們從這些術語中探討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途徑、社會背景以及跨語際譯介過程中的文化差異等問題。

引入概念史研究。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需要大量的專業術語才能實現。為了更好地傳播馬克思主義,各個時期都有不同層次的馬克思主義辭(詞)典來解釋這些術語,在某些詞條的解釋中會涉及它們的中外文詞源和語義轉化等內容。馬克思主義辭(詞)典為概念史研究提供了豐富的素材,但還不屬于概念史研究。

概念史作為一個研究領域或研究方法于20世紀六七十年代在西方正式出現。在具有深厚概念史傳統的德國,漢學家李博(Wolfgang Lippent)是較早對漢語中的馬克思主義術語進行概念史研究的學者,其著作《漢語中的馬克思主義術語的起源與作用:從詞匯—概念角度看日本和中國對馬克思主義的接受》1978年在德國出版了德文版。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于2003年出版了該書的中文版。該書的出版可以視為馬克思主義術語概念史研究的開端。這本書提煉了數十個具有重要影響和研究意義的馬克思主義術語,涵蓋了馬克思主義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理論中諸多核心概念,如“矛盾”“辯證法”“唯物主義”“實踐”“生產力”“生產關系”“資本”“勞動”“價值”“革命”“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等,為此后的深化研究提供了重要指引和參考。時至今日,很多關于馬克思主義術語的研究成果仍會引用該書的內容。

由于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時借用了大量當時已經使用并定型的日語詞匯,該書也根據這些術語中漢語借用日語的時間和程度來分類探討。在對絕大多數具體術語的論述中,該書都指出了相應術語在古代漢語文獻中的出處和用法,及其最早與西方語言(主要是英語)互譯過程中產生的一些問題。這成為馬克思主義術語的概念史研究中探討跨語際詞源問題時常用的方法之一。

從基本術語到中共概念史。在李博的著作被引進時(2003),“概念史”還不是國內學者普遍使用的詞語。2012年由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出版的《中文概念史論》,是國內較早冠以“概念史”之名的著作。作者鐘少華在后記中直言,在作了很多概念的個案研究后,才明白“概念史”(Begriffsgeschichte)的內涵和特點。因此,在2003年之后的一段時間內,對相關術語的歷史考察經常被稱為“新名詞”“關鍵詞”“觀念史”“歷史語義學”等研究。

由于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歷史進程中的重要影響,這些研究自然會涉及一系列馬克思主義術語。例如,馮天瑜等主編的《語義的文化變遷》(武漢大學出版社2007年版)中,不僅有“人民”“階級”等馬克思主義術語,還有專文探討早期馬克思主義譯詞的問題。此外,近十余年來,《新史學》《亞洲概念史研究》《思想與方法》等連續出版圖書和專業期刊中刊載了大量概念史的個案研究,很多都是關于馬克思主義術語的研究。當代馬克思主義術語的概念史研究,無論在概念史方法的理論運用還是史料來源的充分程度上,都是李博所處時代的研究無法比擬的。

如果說上述研究主要聚焦于馬克思主義基礎理論中的術語,或者說,定位于最新版《馬克思主義大辭典》(徐光春主編,崇文書局2017年版)中“馬克思主義(總論·狹義)”部分,那么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中更具中國特色的術語,則是近年來史學界特別是黨史學界更為關注的概念史問題。例如,《黨史研究與教學》自2011年起,就設立了與概念史相關的“概念史研究”“概念考索”“概念史論”等欄目;《中共黨史研究》自2013年起,發表了十余篇概念史論文。這些文章大多探討中共黨史文獻中出現的重要術語,如“群眾路線”“政治紀律”“新民主主義”“民主革命”“長征”“紅軍”“蘇維埃”(以及與此相關的“中共蘇區”),甚至“中共黨史”本身。相對于馬克思主義基礎理論中的術語,這些術語可以視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更直接的產物。在最新版的《馬克思主義大辭典》中,這類術語收錄在第三編“毛澤東思想”和第四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中,完全符合馬克思主義術語的定位。2017年,郭若平等學者將這類研究總結為中共概念史研究。這一提法最終能否得到學界的普遍認同還需繼續觀察,但無論如何定名,這些研究對于推進馬克思主義話語體系建設都是具有重要價值的。

中共概念史研究目前仍是一個較新的領域,其主要研究方向還是黨內文獻中相關術語的演變。但不可否認,大部分研究中國近代史的學者,在關注概念史研究時,往往第一時間不會注意到這些術語。所以,即使僅從概念史研究的術語來源上講,馬克思主義術語也是極為重要的資源庫。

重視學科間交叉融合。概念史并不是一個獨立的學科,而是類似于解釋學,是一種研究方法。近年來,在概念史研究中,不同學科背景的學者對馬克思主義術語的研究有了更大的投入和交流。《中共黨史研究》2017年第11期的“概念史與中共黨史研究的新視野”筆談中,李里峰以《中共黨史研究的概念譜系芻議》為題,通過梳理大量實例,指出“用概念史方法來研究中共黨史是一種有益的嘗試,但真正付諸實施卻并非易事”,要從“能指”“所指”“話語”三個層次做好概念史研究。在《中共黨史研究》同一期的其他文章中,郭若平《實踐限度:中共概念史研究的技藝認知》和陳紅娟《中共黨史領域概念史的研究對象與方法思考》也對中共概念史研究提出了中肯的建議。2018年5月,國內概念史研究的重鎮之一南京大學舉辦了“馬克思主義在東亞——概念·文本·實踐學術研討會”,這是概念史學界以馬克思主義為主題的一次有益嘗試。其后,孫江在《概念史研究的中國轉向》(《學術月刊》2018年第10期)中,提出了中國歷史性基礎概念的“四化”標準,在談到“衍生化”時,他認為“在中國革命中產生出來的諸如某某階級、民主集中制、統一戰線、思想改造等概念既是中國化的新概念,也是革命實踐所衍生出來的新的基礎概念”。

以上介紹的主要是中國近代史學界和黨史學界之間的互動。隨著近年來概念史逐漸成為一門“顯學”,很多學科都有了本學科的概念史研究。在馬克思主義哲學領域,近年來也出現關于“實踐”“對象化”“異化”的概念史探討。總體上,這些研究是針對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文本(包括德文原文)展開的,基本不涉及這些術語翻譯成中文后的問題。對于一些重大而有爭議的理論概念,比如“歷史唯物主義”和“唯物史觀”是否完全同義(在何種語境下二種同義或存在差異),今后還需要不同學科的學者進行更多互動才能更好地厘清。此外,在馬克思主義話語體系的形成過程中,除了馬克思主義專業術語作為基本概念外,還有很多重要的外延術語值得關注。比如,“規律”一詞,在古代漢語中是“規章律令”的含義,19世紀末20世紀初科學觀念傳入中國時,其含義有了“客觀性”“必然性”的轉義。但是,這一義項是在馬克思主義充分傳播后才普及的。對“規律”含義的認同,有助于近代以來人們理解和接受馬克思主義關于自然、社會和人類思維等領域的許多重要結論。

概念史有其自身的理論淵源,但其被中國學界引入時,與西方社會科學20世紀以來的語言學轉向交織在一起。因此,學者在運用概念史方法研究相關問題時,有時可能也會不自覺地過度強調文本的特殊獨立性,而忽視了概念所能體現的思想及其反映出的實踐的整體性。這些是在對馬克思主義術語進行概念史研究時應避免的現象。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古代史研究所)



stata SPSS
沙發
奪路狂奔 發表于 2019-10-14 19:40:49 |只看作者
把日本人翻譯的資本論發上來看看日本化的馬X注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藤椅
qi509 發表于 2019-10-14 21:01:43 |只看作者
這就奇怪了?

研究馬克思是為了研究其術語還是研究其對社會經濟的指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板凳
無知求知 發表于 2019-10-15 07:26:12 來自手機 |只看作者
馬克思在第二版跋里交代過的“黑格爾特有的表達方式”居然只字不提!恩格斯《反杜林論》里面就有概念研究,也就是“概念是...”的那一段。列寧倒是建議閱讀全部黑格爾邏輯學去了解這種“特有的表達方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我要注冊

京ICP備16021002-2號 京B2-20170662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2788號 論壇法律顧問:王進律師 知識產權保護聲明   免責及隱私聲明

GMT+8, 2019-11-3 00:13
FUN88电竞